西安马王村长贷高利,谁知借贷本穿一条裤

2022-09-12 02:16 来源:新浪微博

西安马王村长贷高利,谁知借贷本穿一条裤

可怜慷慨助友成被告,如今懊悔终陷奸人计

大家好,我叫高光,男1973年1月2日生,2011年10月1日,有个叫郭某厚的,原来跟我是铁打的好哥们儿,当时因我有丰厚的不动资产,他求着我帮他貸这笔款子,碍于朋友的情面,我不好拒绝!看到之后的许多年里,大家都相安无亊,我也就忘了此事,哪知在2017年的12月17日,我从由西安飞榆林航班,由于晚点沒能登机,再打电给东方航空公司重新定机票,结果航空公司给我查到:我早已被国家纳入:被限制高消费的黑名单群!我当时莫名其妙!是我们当地西安市莲湖区法院把我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此后又引出了就是因为这个借貨纠份才造成了对我今后的一系列的人权侵占的!我随即委托我的律师才调查出之前西安市莲湖区人民法院后对我早就做出的这些沉沉青锁,重重黑幕的行径!而该法院从未告知过我本人!原来早在2016年1月18日,薛某己将郭某厚及我诉至莲湖法院,。此后的判决中存在着诸多惊人的凝点:

一:关于程序方面:

1:法院的送达方式涉嫌严重违法!

2019年1月14日,通过我的律师在法院调取到的当时审判的案卷材料,令我感到气愤的是:2016年3月23日,莲湖区法院称:向我及郭某厚已邮寄过开庭传票及起诉状副本,此邮件被退回,显示查无此人,于2016年4月5日,法院就对我及郭某厚公告送达开庭传票及起诉状副本,

第1,薛某向法院提交的《民事起诉状》未填写我的联系方式,法院亦未责令薛某填写我联系方式。 法院是通过EMS邮寄方式向我送达的法律文书,邮寄单上未记载我的联系方式,收件地址有明显人为被涂改痕迹,无法准确辨认。此处有一很大的凝点:法院送达的邮戳上显示到我住所的日期为2016年3月23日,那为什么主审此案的法官赵某某却在2016年4月18日就亲名笠收,且才发出去了呢?更令人奇怪的是:因地址被人故意改动,无法送达,怎会又于2015年4月4日既在前一年就给退问去了呢?为此,我们再三申请法院调查此事,却被断然拒绝!

2. 薛某向法院提交的民事起诉状记载了我的经常居住地,法院为何不采取留置送达的方式送达法律文书?

3. 薛某向法院提交了我在职的陕西尚源置业有限公司的基本信息资料和章程。法院为何不将法律文书邮寄至我公司经营所在地?

4. 法院未穷尽其他送达手段,即直接公告送达。法院的送达方式违反法定程序,剥夺我的辩论权利,。

且在莲湖法院的公告送达中,应当在案卷中记明原因和经过。在这里,莲湖区法院的公告送达中从未提及!

显然,该法院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125条:“人民法院应当在立案之日起五日内将起诉状副本发送被告。”及第92条:“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本节规定的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公告送达。自发出公告之日起,经过六十日,即视为送达。”的法规!

2:此案对于所属法院的管辖判定,莲湖法院也涉嫌严重违法!

本案中,薛勇向法院提交“薛某”和“田某婷”的《结婚证》及“田一婷”的《商品房买卖合同》,意图向法院表明这个神秘的田某婷,她的居住地就在莲湖法院管辖的范围内的!以此证明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但是请注意:《民事起诉状》记载“薛勇”的身份证号码为“612722196402250272”,而《结婚证》上记载“另一薛勇”的身份证号码为“610121197506171572”。薛某涉嫌向法院提交虚假证据,恶意规避法律强制性的规定,意图将本案交由莲湖法院审理。而我们后来再三向法院申请调查这一细节时,莲湖法院的回答更是语出惊人:“至于薛勇为啥有二个不同的身份证,他们无权过问,这得让公安局来管了!”

事实上,我和郭某厚的经常居住地均在榆林市神木县,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即薛某的经常居住地在西安市长安区马王镇马王村甲字某号(见:案卷第77页庭审笔录、第89页民事判决书为证),依照法律规定,本案应由长安区人民法院或神木县人民法院管辖。显而易见,此案中,该法院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23条:“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18条:“……合同对履行地点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争议标的为给付货币的,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为合同履行地”之规定。”本案系民间借贷纠纷,应由被告所在地和接收货币一方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

二.在实体方面,莲湖法院更涉嫌枉法裁判!

法院认定“薛某向郭某厚履行了400万元的借款义务”此贷条缺乏证据证明,这明显是一张违法的高利贷的借条,在法律上是不应予以采纳的,而该法院却为何还堂而皇之地做出一审,二审直至终审的荒唐的判决?难道这里的法官统统是法盲吗?还有,这个贷款人叫薛某的,是现任西安市马王镇马王村的村长,现今他身为一村之长的政府官员,之前却违法做着高利贷的营生,他又是如何做到村长这把交椅的?法院却仅凭这张非法的借条,借贷两家勾结起来,用不法手段拍卖了我的别墅,这其中由上至下禁牵动着一条多大的利益链呢?唯道没有公权的介入吗?其后,在薛某向法院提交“侯某佰”向郭某厚转账的《结算业务申请书》的银行单据中,《结算业务申请书》上明确记载“工程款”而不是“借款”,二者有本质的区别。另外,2016年11月2日,法院对薛某的委托代理人石某作谈话笔录(案卷第88页)记载如下:

薛勇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与诉讼,委托代理人对借贷事实陈述不清,对关键证据避而不答。在缺席判决的案件中,法院更未对关键证据尽到审慎审查的义务,此系薛勇故意虚构债务。关于300万元,薛某向法院提交的“田某婷”向郭某厚转账300万元的银行单据,以此证明薛某向郭某厚履行300万元的借款义务。但是1.薛某从未向法院提交“田某婷”的证人证言,法院亦未传唤这个神秘的“田某婷”到庭作证。“。2.依据合同的相对性,我仅对郭某厚向薛某借款400万元承担了担保责任。关于郭某厚和田某婷的债权债务纠纷,与我无关。法院认定薛某向郭某厚履行300万元的借款义务的依据不足,法院判决我承担连带担保责任,显然是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63条的规定 即:“人民法院应当以证据能够证明的案件事实为依据依法作出裁判”。

此后,在2016年11月12日,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判决禁我个人偿还薛勇400万本金及利息。2016年11月14日,法院通过公告送达了给我的民事判决书!2017年2月27日,薛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7年5月4日,法院查封了我的高档别墅!

令人感到诡异的是:2017年5月25日,薛某仅向法院提出了我的不动产的评估申请!在2017年9月11日,法院在从未通知我本人的情况下,授权陕西中大房地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出具了份评估报告:评估我的这套房产仅值 4005936元!实际上按当时的市价应为千万元左右! 2018年8月18日,一个叫师某的人通过拍卖以3660045万元获取了我的房屋。而此时这个债务人郭某某,他的位于西安市雁塔区公园南路7号,面积144.3的房产为什么却未被法院拍卖?在2017年3月24日,该法院声称己冻结了他的存款10469.37元,可在此时,我们查到这个郭某某居然能从他自已的帐户中转出了这一万多元来?









2019年3月21日,我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2019年6月10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超过再审期限为由驳回了我再审申请。

2019年6月26日,我向莲湖检察院申请监督。

2019年9月20日,莲湖检察院又以超过再审期限为由终止了此案的审查。至此,我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我期待中央纪委部门能进驻我们当地法院,倡亷反腐,为我们广大的老百性尽快肃清那些贪赃枉法​的蛀虫!我也将一如即往地维权到底!

来源:https://weibo.com/7788023355/M5h2LEJ9p

版权声明:

1.本文内容由互联网蜘蛛爬取或用户转载,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侵删。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本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处理。

热门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