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举坎布拉镇当地政府沆瀣一气,贪赃枉法强占国有土地的不法事实

2022-09-12 04:46 来源:新浪微博

检举青海省尖扎县坎布拉镇当地政府沆瀣一气,贪赃枉法强占国有土地,对举报者韩乙布拉众村民打击报复的不法事实

我叫韩乙布拉,回民, 身份证632322196305051812 , 之前是一共产党员,​我的家乡,即地处青海省尖扎县坎布拉镇的俄家村,在1987年因黄河 上游李家峡水电站工程建设用地需征用土地,当时县长万某、副县长马某某代表县政府名义多次召开村民大会,郑重承诺:此次对村民征、占土地,必须依法依规进行安置补偿,待此次水电站工程结束后,由政府负责将所有占用土地如数返还村民做复耕使用。且又有着国家兴建水电站的足 够储备资金,所有俄家村干部群众义无反顾 的接受了征、占用土地方案。

当时被征用土地104. 45亩, 2000年李家峡水电站竣工发电,2003年施工企业撤离, 可对当时临时占用他们俄家村的289. 55亩土地,政府却未返还给他们进行复耕。

依据《李家峡水电站征用土地明细表》及《尖扎县人民政府于李家峡水电二程管筹备处》等文件得知,李家峡水电站对征 占用地的安置补助费,土地补偿费及地面附着物等都进行了足额补 偿。而他们俄家村得到的仅是政府克扣以后的款项,(耕地每亩只补偿3200 元,林地只补偿了地面附着物、林地根本未补偿!)针对此事,俄家村委会,以集体名义口头、书面逐级向上 级有关部门反映问题,可地方政府相关部门相互推诿扯皮以及地方保 护主义严重盛行,即便大家经过了二十余年的奔走,仍无济于事。时至 2009年,尖扎县政府仍拒不履行其责,,反而变本加利的将俄村土地划拨 给旅游开发商,官商勾结成立了“坎布拉旅游风景区”。


 

 

 

显然,我们不禁要问:开发“坎布拉旅游风景区”到底有没有合法的批文?我们西北地区本就土地匮乏,贫瘠,大家何以为生?县政府的做法显然已违反了 土地管理法第47条条款:征收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应当依照合法、公正、公开的原则制定严格的程序,给予公平补偿,保证被征地农民原有生活有改善、长远生计有保障,维护被征地农民的合法权益;征地补偿包括土地补偿,被征地农民的安置补助与社会保障费用,农村村民住宅补偿,以及其他地上附着物补偿和青苗补偿。补偿资金不落实的,不得批准和实施征地等。

于2009年同年8月,绝大多数村民联名推选我做为赴京向中纪委反映情况的代表人。

经过我的在京不懈努力,情况初见成效,于2010年4月2日俄家村保护利用管理局不得不跟俄村的居民签定了一份协议书:协议中明确指出:为解决村民的临时救济问题,俄家村保护利用管理局每年 向俄家村拨付11万元补助费。但这个补助费于当前村民要求的土地赔偿无关!他们村民的诉求依然是:

1、 按照国家规定的征、占土地补偿安置标准,足额补偿1987年 以来的证、占土地补偿安置费;

2、 凡属不利用的闲置土地,退还俄家村进行复耕。

俄家村村民的诉求是依据中纪委监察部2011年3月11日通知: “坚决制止和纠正强制征地拆迁行为,维护群众利益”。和国务院2010 年15号紧急通知“强化监督管理,依法查处违法违规行为”。以及“按 照规定的征收范围、补偿标准和征收程序,依法征收、公平补偿”。的政策的。但此后,政府却欺上瞒下,利用手中的权柄将村民此后的波涛汹涌的抗争压了下去,俄家村的修建仍在没日没夜地进行下去,这期间时常发生施工方于当地村民的群体阻工械斗事件,!事态正逐步升级之中!

农民们最终只得纷纷逃离家乡去外地求一条活路!这样昔日熙熙攘攘的俄家村寨禁变成了一片荒凉的鬼村, 在它的四周禁是笼罩着一层厚重的官僚的歪风邪气,终日鬼影幢幢的,而在它的云山雾绕之处,一只硕大的权力的手就向我一家渐渐地张了过来,将我及我全家从此拉进了罪恶的深渊。

2010年4月 25日村干部韩索麻乃召集群众会宣布,坎布拉镇要开发旅游风景区,凡是在本村俄家台自己种的树须全部自己砍伐,要清理出俄家台现场。2010 年4月26日在村长马舍木索带领下,村民相继热烈地参加了俄家台砍伐树木活动, 我也砍伐了自己种的一棵柳树,事后全村村民都安然无事,唯独我却于2010年7月27日23时被当地公安局拘留了(祥见尖扎县 森公字[2010]01号),其母被惊吓过度,当场一口鲜血喷出,气绝身亡!2010年7月31日才由尖扎县看守所释放(见尖公看 释字[2010]06号释放证明书)。时隔两年,又于2012年5月9日被尖扎县森林公安局以一颗柳 树732元的5倍处罚,732X5=3965元。{见尖林罚书字2010第004号},这完全是公然违反了}这完全是公然违反了 国家疑罪从无的法律原则!村里的集体砍树是村里整个做出的行政行为,我自己并无主观意愿!


 

 

随即,一桩桩对我的打击报截然而至!

早些年国家与我们当地政府为改变当地贫困落后的经济面貌,调动村民生产积极性,相继出台了地方性开发四有荒山的政策性规定,即:谁开发、谁受益、谁投资、谁经营!我,吧吧拉、沙牙黑牙分别于95年2000年和2014年在本村西侧李家峡上坝公路北侧地段,依靠着几代人20多年来日夜辛苦的劳作,投入了巨资,才将原本是罕无人烟的荒山野岭建成了葱葱郁郁且硕果累累的果园,其 间,为了获得土地的经营权,他们还获得了村上认可的经营资质,可经他们往镇里申报时,却遭到了上面的无端刁难和训斥,原因就是因我去北京告状的缘故,他们正一筹莫展时,就在2010年3月 青海黄南州俄家村管委会局长李某某率众杀 气腾腾地扑向我们的园林,在我们事先从未对我有任何的协商通知,出具过任何的法律文书,我们签收的书面行政告知的前提下,将他们总计25亩经济果木林,尽皆捣毁,剩下的生产资料也被他们强行据为己有了! 领导夏吾某还边踩边对四面八方前来救援的百姓恐吓道:“喝,就凭你去上面领头闹事要回集体土地?我看你连自家的一颗杏都保护不了!”


 

我兄弟三人在尖扎县坎布拉镇李家峡建设中路,拥有一栋祖上留下来的建筑面积674.8(592+82.8)平方米的、砖混结构的三层楼房。2007年7月17日,尖扎县坎布拉镇突降暴雨,引起山洪暴发,我的这栋祖屋也被毁于一旦!几乎片甲不留!其实坎布拉地区也曾遭受过无数次特大暴雨及洪泥石流的袭击,而他们居住的周边地区均安然无恙,主要有一条排洪渠给他们提供了安全保障。这条排洪渠处于俄家台市场以南,入口在拉夫寨沟,出口在黄河河道,长约公里左右、宽约两米。离度西米、出口距黄河水面四米。尤其是1996年7月至8月份期间,曾发生过罕见的暴雨洪灾,当地居民在它的呵护下都安然无恙!

灾情发生过后,才发现这次灾害的原因实际就是:直岗拉卡水电站直岗拉卡水电站库区还是因当地各部门经常相互的推诿,不作为,造成它年久失修,那次洪水爆发,等水库蓄水后,使这条原本是正常的排洪渠,却因它所在的水库上游黄河水水面增高,裹夹着泥沙的洪水不能排至黄河,才造成洪水及泥石流倒流的现象,淹没了俄家台排洪渠的出口,影响了排洪渠在排洪泄洪中失去了洪水落差的自由流动,造成了排洪泄洪时没有压力流动,使俄家台排洪渠无法及时正常的发挥排洪的功能及作用,让大量的山洪无法排出。当时我们村的村委会多次向上级部门反应了灾情,2009年3月24日之后,尖扎县政法委赵书记带领县三个相关部门的、领导、先后三次来我们灾区进行了实地考察了解,充分肯定了当时的受灾情况和原因,并承诺了会给我们灾民 妥善解决此事的!然而这十多年来,我们从信访一直申述至高院,均未能给我们全家得到过满意的答复,而被告方和法院却咄咄逼人地要求我们必得出示对方修建水电站时的施工图纸方可胜述!我们寻常百姓人家,哪里有这根基寻得?

2001年5月12目,西箫修建马平高速公路时因要大量劳工,青海省宁互路桥公司联系了我们,我率众成立了一个80多人的少数民族劳工队。每天工作10个多小时,经过6个月奋战,共投入4380个工日(不包括加班)。根据劳エ队会计买儿索木统计应得劳动报酬人民币129687元(不包括加班费)可怜的是,我们农民工即使申述至高院,至今也未拿到相应的报酬!原因是这个债主已死,且工资单上无他的签收!我们少数民族,多数不识汉文呀!

而在村里,对我的迫害却一天天地开始升级!我从一个本生家境很殷实的小康之家,沦落成了债台高巩,家徒四壁的窘地!看着在妻子怀里还在吃奶的孙儿,和全家仅剩的口粮,我毅然带着一家老小从那里逃离了出来,随后我们全家遭遇的是许多年的逃荒,在异乡的漂泊流浪,蹉跎戦转,最后才在天津安定了下来, 我此后曾午夜梦回:哪怕是在我最难的时候,我都一路乞讨者,没耽误了去北京上访,途中扒火车,睡地洞,可都被家乡的维稳队给野蛮遣返回去!

可最后,大难还是临头了2018年当地政府给我打电话,哄骗我尽快回去给他解决生活困难,当时因之前洪水淹屋需要申述的官司,我必须于23日回家乡开庭,于是我急匆匆奔回家乡,第二天一早,我接到当地部门来电,承诺我火速去那里反应自己的情况,会认真我他解决的,哪知我一到,即刻就将我拷上实施抓捕了!最后,给我罗织 罪名是:数次去北京上访,被当地公安训诫多次,被定为寻衅滋事罪,判刑2年半!


 

 

在我给高院的申述中,我曾大声质问法官:

1、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越级上访不构成犯罪!寻衅滋事根本没有法律依据。

2、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二百九十三条之规定犯寻衅滋事罪必须符合;

①随意殴打他人;

②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

③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

④在车站、码头、机场、医院、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他公共场所起哄闹事。

实施这四种行为以外的其他行为,如申诉人我到天安门、中南海周遍地区游玩或者越级上访,均不能按本罪处理,

三、本案证据不确实、不充分、其理由如下:

1、报案材料、立案决定书、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作出的训诫书、信访事项交办单等都是案发以后伪造的。

2、申诉人我为了维护集体土地的合法权益数次进京上访合理合法,且一再向各级相关单位公开呼吁,可当地政府为了掩盖李家峡电站征地补偿款的罪恶事实,不断地到北京截访,所有费用等均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3、尖扎县坎布拉镇历任领导及政府相关工作人员、当地干警等证人无一人出庭作证,其证言的真实性未经法庭质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九条规定,应当依法予以排除。

然而,当地法院还是给于了我裁判,在这漫长的铁窗生涯中,我受尽了折磨和凌辱,到刑满释放后,我仍然以不屈的斗志在为自己抢天呼地,去各个衙门击鼓鸣冤!20多年的上访维权,弹指一挥间,我已从那个踌躇满志的状实汉子变成了满脸沧桑,形容枯槁的白发老头!时至如今,就在发生了群情激昂的天津著名的黑社会强奸妇女案后没几天,在我天津的寓所里,这些当地的毫强列霸们仍通过各种手段三番五次地去威逼利诱我,想强行将我绑架回去,天高地远地就在当地给“黑死”掉算了!

我们村民的诉求依然是:

1:请求依法撤销我对我判刑2年半的(青 刑终)号刑事裁定,并对我恢复名义,平反眧雪!

2:请中纪委去能尽快去我们当地调研民情,我家乡乃边锤重地,各种民族杂居于此,恳请能尽快能惩治腐败,还我们一个安宁,祥和的民族大熔炉的气氛!

3:请当地政府回答:库儿村三2社四社占地394亩,可我们只收到了104.45亩占地赔偿款,还有394亩赔偿款去哪里了?请当地政府信息账目公开;请中央纪委部门能尽快进驻我镇。

4:恳请督促当地政府依法对县移民安置局2016年5月26日作出的《关于(土 地纠纷争议处理申请书)的答复》的具体行政行为的合法性、有效性,真实性给予公开答复。

5:恳请当地政府按征一补一为原则,复垦土地394亩;并按以3200元/亩给予补偿,并赔偿逾期使用土地的误农损失8787616元,且按国务院《大中型水电站工程建设》移民安置政策安置,享受后期扶持待遇。

6:请依法查处关于我砍树被当地公安机关无辜拘留罚款,我母亲被逼死一事的不法事实。

7:请查处我们被当地林业局无故捣毁的园林,并赔偿我22万的巨额损失。

8,也恳请相关部门能遵照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依法解决我前面提到的拖欠我们农民工的工资及我家乡洪灾补偿的两案。

为此,我们将依法维权到底!

版权声明:

1.本文内容由互联网蜘蛛爬取或用户转载,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侵删。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本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处理。

热门点击